遭遇資本“寒冬” 環保產業在困境中謀突圍

4
作者:佑一來源:北極星環保網

日前,在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舉辦的“2018中國環境產業高峰論壇”上,原本安排的第一個對話主題是“產業的重任與擔當——打贏污染防治攻堅戰”,但是,對話嘉賓卻將話題“引偏”了,直接談起了環保企業遭遇的融資困難、債務違約等問題,立即引發共鳴,整個分論壇的討論主題也轉向了環保企業融資難等問題。


冰火兩重天


而相比環保企業家們的憂心忡忡,生態環境部副部長黃潤秋卻在論壇上列舉了一系列喜人的數據:2016年全國環保產業銷售收入達1.15萬億元;2017年環保產業收入再創新高,同比增長17.4%;2018年一季度銷售收入約2794億元,同比增長15%。

雖然環保市場火爆,但是環保企業目前卻面臨多重困境:既面臨著擔負打贏污染防治攻堅戰的重任,也面臨著資本市場上一再遇冷的困境;既面臨著“一帶一路”所帶來的有利發展機遇,也面臨著PPP項目調整過程中所引發的困惑;既面臨著全社會環保熱情高漲的有利時機,也面臨著行業國進民退的窘境。

“我們一直將負債率控制在60%的可控水平,在國家大力去杠桿,融資難度加大的背景下,雖然政府大量的環保項目釋放出來,我們是不會輕易去碰PPP項目的,未來一個階段也是這個思路。”北京清新環境技術股份公司總裁張根華在會后接受中國經濟導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現在市場真的很不錯,很多BOT的項目我們都放棄了,很可惜,但是受資金的限制,我們只能優中選優。”

而相比清新環境,曾在PPP市場叱咤風云的北京東方園林環境股份有限公司卻遭遇從來沒有過的危機。

今年1月15日,在機構公布的2017年PPP項目中標排行榜15強中,東方園林以累計中標金額1022億元位列第12位,位列民營企業第二名,也是僅有的中標金額超千億的民營企業。

然而,5月20日,東方園林計劃發債10億元,但市場用腳投票,最終僅獲5000萬元融資額,并導致接下來的四個交易日內股價下跌19.58%,市值浮虧98億元。作為環保龍頭企業發債發不出去,就給了市場一個明顯的信號,說明對這個行業不看好。在接下來的幾個月,神霧環保與盛運環保等多家環保企業更是直接出現債務違約。

桑德集團董事長文一波表示:“環保PPP項目大部分都還在建設期,現在的問題是沒辦法融資,以前環保的概念很熱,現在一些金融機構見了環保項目就躲。

張根華告訴中國經濟導報記者:“PPP項目我們不是不愿意做,此前我們內部也有過爭執要不要做PPP項目,后來還是決定不做,畢竟PPP項目規模太大了,撬動性太強,一兩個項目會直接影響整個的收益,而且收益嚴重滯后。”

他談到,有些地方政府大量釋放PPP項目,有的動輒幾十億元,有的根本超出了地方的財政支付部分。“這些地方政府在持續的支付能力上并沒有規劃,對于一些央企來說接這些項目是可以的,我們民企會比較謹慎。而BOT項目小,我們更愿意做。”

文一波認為,近年來,環保PPP項目的范圍在擴大,體量在加大,需要的資金也越來越多,但是,項目與融資不匹配,融資體系并未建立起來。

張根華向中國經濟導報記者介紹,去年以來環保企業的融資成本明顯提高了,去年表內融資成本接近6%,今年上半年超過了6%,7月份以來從一些銀行了解到,融資成本起點是7.5%。目前,融資成本能控制在8%左右都是非常好的。他也談到,政府綠色債和綠色貸的融資成本較低,有的只有3%,雖然之前也享受過這樣的扶持,但是對于民營企業來說不是很充分。


如何在困境中突圍?


“環保產業是環境治理、生態保護的主力軍,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也是重大機遇。”不過,黃潤秋提醒說,沒有核心技術的企業走不遠也走不長,買技術不是長久之策。環保產業的發展充分說明技術創新的重要性,如我國燃煤電廠經歷1997年、2003年、2011年三次煙氣治理技術升級,排放標準顯著提高,特別是2016年大規模超低排放改造后,煙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主要污染物大幅降低,僅為1997年前的5%、2.9%和4.5%。

黃潤秋說,污染防治攻堅戰中一定會遇到不少技術難題,需產業界主動研發、做好集成創新工作。“企業家應有推動技術進步的戰略眼光,但很可惜,現在有這種眼光的企業不多,還是拿來就用的現實主義較為普遍。”

全國工商聯環境商會會長、博天環境集團董事長趙笠鈞接受中國經濟導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選擇PPP項目,重要的是項目質量,再與強者為伍。通過與資本雄厚的央企合作聯合中標環保PPP項目,在為治理提供技術方案上創造價值,通過少量投資資本金,撬動幾倍的環保治理市場。

“其實PPP最有優勢的是央企,不僅融資能力強、融資成本低,關鍵是這些PPP項目都是工程施質,央企本來就有工程施質的優勢,有些環境企業在PPP爭奪中,就是因為沒有優勢而被裹挾進去的。”趙笠鈞說,當時還羨慕那些拿了很多PPP項目的公司,現在回頭想想也是驚出一身冷汗。前期拿了很多PPP項目的企業,現在面臨的融資問題比較大,這個形勢短期內不會改變。

趙笠鈞也認為,估計這些企業項目或企業最后都會是大型央企或國企進來接盤,一種方式是賣項目資產,另一種方式是直接賣企業股份。已經有好幾家大的環保上市公司在與央企洽談相關事宜,尋求解決方案。

張根華介紹自己企業發展的經驗。他說,清新環境以技術創新作為企業取勝的推動力,著重打造核心技術,利用先進的裝備生產,力爭在品質上更勝一籌。另外在商業模式上也進行轉型升級,經過市場環境和政策的推動,從傳統的工程總承包向BOT(特許經營)業務模式轉型,由此提高環境治理的服務能力。

經過近10年的發展積累,清新環境的特許經營業務占比為公司整個業務的一半。BOT模式是公司主要的發展方向。張根華表示,這種運營模式的轉型將利好公司業績的增長和未來的持續發展。同時,清新環境通過收購博惠通80%股權,為公司布局石化非電煙氣治理市場奠定基礎,業務領域也從煙氣治理擴大到電力廢水處理。

張根華強調,我國的環保產業離不開創新,而技術創新是整個產業發展的重要保障。清新環境從成立之初至今歷經十幾年的發展,在技術層面不斷革新,從最初的旋匯耦合技術到近幾年的管束式除塵技術,這些新技術的研發成功為優化超低排放提供更好的選項,使節能和減排得到完美的結合。

趙笠鈞則表示:“通過橫向并購擴大規模,縱向整合提升效率和效益,環保行業很多大的公司都有可能成為并購整合的對象,其中央企、國企會扮演重要的資本力量,這個時間或許半年到一年。”未來,環保產業的發展趨勢將從過去的末端治理向綠色制造、綠色消費、清潔生產和資源的回收再利用等新場景移動,將從末端治理向生產前端移動,從“看得見”的污染到“看不見”的污染延伸。未來的產業發展,從“環保”到“環境”是一個必然的趨勢,產業界需要作出進一步的價值延伸,服務于產業升級的需求、生態產品的豐富。

在該論壇“尋找環境企業‘獨角獸’——聚焦商業模式和技術創新”對話中,記者了解到,今年證監會、滬深交易所等部門頻頻喊話支持“四新經濟”,并表示將為生態環保等在內的四大行業“獨角獸”開通IPO綠色通道。此外,“新三板+H股”新政正式落地,對流動性不強的新三板企業而言,會產生聚集效應,將在活躍度、成交量、成交價格等方面有比較高的溢價。中小環保企業在細分領域具有較強的技術優勢和研發能力,要善于抓住潛在機會,開拓新業務形態,找到突破式發展的路徑,布局大企業難以企及之處。

在“環境企業變革之路——‘聚變’擴張”的對話中,與會企業分享了自己成長的經驗。經過十多年的歷練發展之后,以北控水務、啟迪桑德為代表的大型環保領軍企業選擇以“聚變”式發展為主要特征,通過資產重組、兼并收購、品牌延伸、戰略聯盟、文化導入等合作方式,聯合專業化的中小環保企業建立航母戰斗族群,共同面對不斷變化的市場需求。隨著企業生態圈的聚變擴張,不斷更新擴充自身能力,聚合了更多的與之互補的參與者,同時也在改變著現有的行業形態與格局,有效抗擊市場風險。

在“環境企業變革之路——‘裂變’轉型”的對話中,與會企業認為,裂變意味著一種商業創新、一個新的商業機遇的出現。成熟的大企業正在自發裂變,尋求新的業務增長點,這是企業發展的階段,亦是商道規律。如博天環境秉持“水業關聯的環境產業布局”,在工業水系統、城市水環境、生態修復及環境藝術打造、土壤和地下水修復、監測檢測與智慧環境、核心裝備制造等細分領域不斷延伸,追求新價值創造。而巴安水務通過不斷海內外并購,全面切入市政給排水、海水淡化、污泥處置等領域。企業自身從核心開始裂變革新、跨界融合,同時優勢基因得以完整地復制與傳遞。


從三個方面防范金融風險


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中國金融學會綠色金融專業委員會主任馬駿在論壇上表示,環保企業需要從三個方面防范金融風險。

“總體來講,環保綠色產業還屬于一個健康發展的態勢,但是也面臨著一些金融風險,比如說資產負債率正在走高。一些企業債務違約的原因短期看跟政策變化相關,但也跟自身風險防控能力不到位相關。”馬駿說。

馬駿表示,第一,要關注尤其是要預判各種政策的變化,包括地方政府融資政策的變化,加強企業的風險管理,尤其是債務風險管理。第二,要重點研究綠色金融發展,包括利用綠色債券、綠色資產債券化、綠色基金等多元化的方式來擴大融資,尤其是要更多地利用股權融資。第三,環保上市企業要做好信息披露。

按照此前出臺的《構建綠色金融體系的指導意見》要求,我國要分步驟建立強制性上市公司披露環境信息的制度,到2020年所有上市公司將強制披露環境信息。

據馬駿透露,目前相關部門正在做這方面的課題研究,信息披露很可能包括二氧化碳、二氧化硫、氮氧化物、COD、能耗、能耗等一些主要的指標。只有信息透明,資本市場才有更多向綠色企業配置資源的能力。同時,有關建立環境資源的抵質押系統的問題也正在探索中,比如碳排放、排污權、水權、用能權等,這些權利未來都可能作為綠色環保信息獲得融資的方式。

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全國工商聯黨組書記徐樂江在會上表示,我國民營企業數量已經超過2800萬家,廣大民營企業尤其是工業企業應該主動承擔環境治理主體責任。全國工商聯已經與生態環境部建立了工作聯系機制,8月還將在全國工商聯常委會上專門舉辦民營企業參與污染防治論壇。徐樂江說,全國工商聯將進一步密切與生態環境部的合作,結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全面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堅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意見》要求,組織引導民營企業為我國打贏藍天、碧水、凈土保衛戰作出更大貢獻。

“廣大民營企業特別是工業企業為我國經濟發展、擴大就業、增加稅收作出了重要貢獻。同時我們看到,40年快速發展積累下來的環境問題也進入了高強度頻發階段。”徐樂江指出,作為改革開放的先行者和受益者,廣大民營企業尤其是工業企業要主動承擔環境治理主體責任,實施清潔生產技術改造,全面提升企業自身污染治理水平。

黃潤秋指出,“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是一場大戰、硬戰、苦戰,環保產業界一定要增強責任意識、達標意識、精心設計、精心施工。”


久盈娱乐平台真实吗 pt电子哪个容易爆分 11选5的技巧 二八杠真人提现游戏下载 时时彩四星直选万能号 mg摆脱70万大奖 米兰玩什么 2018时时彩平台排名 十一选一胆全拖 北京pk赛车官网 快乐时时官网 51彩票计划app 850游戏通比牛牛诀窍 江苏五分 老版本128棋牌 七星彩论坛_808彩票网